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可可托海三號礦脈的百年瞭望

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日期:2021年02月02日 09:10 人氣:

題記:從俄人希維爾斯(сиверс)游歷阿爾泰肇始,可可托海有文字記述史可以遠溯至1792年,迄今已有兩百余年,近百年間,中國雄雞版圖上寂寂無名的彈丸之地沉靜了一個甲子余,慨然桑田滄海、篳路藍縷,以啟山林,一段英雄史詩在無聲中書寫。

晨曦中,它拔地而起;暮色中,它灼灼閃耀;猶如從歷史暗夜里透出來的一縷微光,索引記憶,照亮未來。

3號礦脈百年開采史,無疑是這座西部邊陲小城最為壯闊的時代印記,它深深地嵌入了共和國的記憶。小鎮光影飛度,時序輪回,因礦而興,因礦而衰,又因礦復興。這條千百億年自然造化形成的巨大礦脈依然靜靜佇立,不言不語,它正打磨著工業化的粗礪,演繹著一段新的歷史傳奇。

北疆明珠 世界奇寶

1

可可托海3號礦脈是如何形成的?地殼運動板塊學說觀點認為,幾億年前,這里的地殼發生過劇烈的造山運動與巖漿活動,準噶爾-哈薩克斯坦板塊向西伯利亞板俯沖,阿爾泰山隆起,這時,地殼中巖漿活動演化形成的部分富含稀有金屬和揮發性成分的偉晶巖巖漿,侵入圍巖裂隙中經過漫長結晶分異等作用而形成。3號脈從邊部開始結晶時算起到中心部位最后結晶完成,用了一億多年,這使研究3號脈地質專家們驚嘆不已。

可可托海3號礦脈偉晶巖,與澳大利亞格林布希斯(Grebushes)偉晶巖、北美洲加拿大貝尼克湖坦科(Tanko)偉晶巖和非洲津巴布偉比基塔(Bukuta)偉晶巖同屬世界著名大型或超大型花崗偉晶巖稀有金屬礦床,而惟有3號礦脈因為具有獨特的環帶狀構特征,成為研究花崗偉晶巖型稀有金屬礦床的“典型礦床”常見于地質礦床學及有關論著中,可可托海3號脈開采后形成露天礦坑,也成為地質學者渴望一睹的“寶地”。

何謂“偉晶巖”?顧名思義,偉,大也;晶,結晶。由結晶顆粒粗大的礦物所組成的巖石,謂之“偉晶巖”。主要成分與花崗巖相似的“偉晶巖”稱“花崗偉晶巖”?;◢弬ゾr,是地殼中稀有金屬元素賦存的主要“載體”之一,稀有元素與花崗偉晶巖有密切的生成聯系,二者間類似“魚和水”關系,要想找花崗偉晶巖型稀有金屬礦,首先要找到花崗偉晶巖,但是,能成為有工業意義的稀有金屬礦床是極少數。

六十年代中,與李四光同代的中國地質礦物學家郭承基院士帶領中科院貴陽地化所年輕研究人員來到礦區,對可可托?;◢弬ゾr型稀有金屬礦床3號礦脈,進行科研考察,就3號脈成礦機理、共生結構帶形成時間、物質成分和開展科研工作進行初步探討。接著,中國地學界緊鑼密鼓,拉開了對可可托海稀有金屬礦床研究的序幕。

2

阿爾泰山古稱“金徽山”,它由西北向東南方向分布,橫亙于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中國、蒙古四國,綿延兩千余公里。阿爾泰山在中國的部分處于阿爾泰山中段南坡,長約500公里,稱新疆阿爾泰山。這里水草豐饒,藏金納寶,分布著豐富的黑色、有色、稀有、貴金屬和非金屬。阿爾泰山,蒙語“金山”的意思,有“七十二條溝,溝溝有黃金”之說。自清朝起,阿爾泰山就是政府的重要財源。后軍閥混戰,中華民國新立,清朝最后一任都督楊增新改換門庭,成了中央治權難及的“新疆王”,沒有了北京的掣肘,經過幾番籌謀,1919年由原中央直屬管理的阿爾泰辦事長官被楊增新調至迪化后裁撤,屬地改置為阿山道,周務學任阿山道尹,自此阿爾泰山區域被他劃入新疆省版圖。

楊增新所不知的是,他無意間竟為后人留下了一份世所罕見的國家寶藏之地。

盛世才,遼寧開原人,畢業于日本陸軍大學,早年曾在郭松齡麾下任職,楊增新被行刺身故后,金樹仁在全國招賢納士,盛世才懷著一腔抱負來到新疆發展,經過十年的臥薪嘗膽,他終于成為繼楊增新之后名副其實的“新疆王”,可他生性暴扈且反復無常,素有“治疆十年十萬人頭”之說,從親蘇到反蘇到再親蘇、從親共到反共到投靠國民黨,足見此人秉性。

政治根基淺薄又急欲站穩腳跟的盛世才上臺后,就立即投靠到斯大林門下,希望蘇聯提供軍火和錢。他任命自己岳父邱宗浚主管黃金開采事務,請求蘇聯地質人員幫助他尋找金礦。1935年,涅赫羅舍夫受蘇聯冶金工業部委派,率地質考察團到阿爾泰山脈區域考察。

1954年地質專業畢業、后任新疆有色金屬公司地質處處長的單久讓說:“對這段歷史我也查閱了許多資料,盛世才請來的地質考察團主要勘察區域在北疆,分為兩個區域,大金礦沒有找到,涅赫羅舍夫分隊循著中國牧民的報礦消息溯河而上,卻意外驚喜地發現了稀有金屬礦,之后對盛世才政府隱瞞了發現,又秘密報告給蘇聯政府。當時,中國人還不知這些礦物到底有什么用途,可蘇聯人懂得這些寶石對他們發展核武器的重要價值”。

從張大軍著述的《新疆風暴七十年》與盛世才回憶錄《牧邊瑣憶》中,對這段歷史也有簡略的記述。

中央決策合作開采

3

1935年,蘇聯政府派出以В.М.湼赫洛舍夫為首的地質調查團,到阿爾泰、富蘊一帶進行進行1:50萬地質路線概查和找礦,在阿爾泰山花崗偉晶巖中發現了包括可可托海在內8處綠柱石礦化區;1940年由К.А弗拉索夫率領的“蘇聯阿爾泰地質考察團”調查了可可托?;◢弬ゾr礦床,對3號脈進行了地質評價,并對3、1、2號各礦脈進行勘查和試采。1947年在3號脈施工了一中段,進行坑探和開采,采出的產品通過陸路和水路運送至蘇聯的各個金屬選礦廠和冶煉廠加工提純。

事實上,盛世才迫于蘇聯的壓制,秘密與蘇聯達成了《租借錫礦條約》(又稱《盛蘇條約》,此約中所指“錫”與“稀”諧音,沒有明確證據顯示有關聯性,但反觀一些線索,卻可佐證與推斷,“錫”就有可能是“稀”,為保密與隱密起見,存在較大的關聯,存在以“錫”替“稀”的可能。),使蘇聯在新疆獲得最大的礦產資源開發權。獨山子的石油、可可托海的稀有礦都成為蘇聯人勘探開采的主要礦種。

1949年底毛澤東出訪蘇聯與斯大林達成在新疆組建中蘇石油公司、中蘇金屬公司、中蘇民航公司的協議,實際是解決既成的歷史事實與歷史遺留問題,所不同的是,新中國領導者爭取到的是“平權合股”,這是國與國之間的平等合作,而不是盛世才時期的附庸出賣與交換關系。

之所以達成合營,除解決歷史現狀外,百業待興的新中國希望“老大哥”幫助中國發展工業。張治中在得知毛澤東出訪莫斯科后,便與彭德懷、王震、包爾汗商議,是否重新把合作辦企業的事情提到議事日程,此事由彭德懷飛赴北京報告給了劉少奇。1950年1月2日,劉少奇在《關于中蘇兩國在新疆設立金屬和石油股份公司問題給毛澤東的電報》中說:“此次由彭德懷同志帶來蘇聯與國民黨政府議定在新疆設立金屬與石油兩股份公司協定草案,要求中央人民政府與蘇聯政府亦議定大體同樣的協定草案,以便利用蘇聯資本,開發新疆資源,發展新疆生產?!彪S即,賽富鼎·艾則孜受中央指派,前往莫斯科與李富春等商談合營辦企事宜。1950年3月27日,中國駐蘇聯特命全權大使王稼祥與蘇聯外交部長安楊維辛斯基率先達成了組建中蘇石油與中蘇金屬公司的協議。

當中蘇關于新疆石油和有色金屬兩個合股公司協定的消息公布以后,西方國家紛紛指責中蘇石油和金屬兩公司協定是“蘇聯吞并新疆的行動”,是最卑劣的“經濟帝國主義”行為。

不明真相的國內人士,受西方觀點的影響,發表過激言論,劉少奇指示《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歡迎有利于中國經濟建設的中蘇經濟合作》的社論,社論指出:中國和蘇聯所締結的關于在新疆創辦中蘇石油、中蘇有色及稀有金屬股份公司的協定,還只是一個開端,但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良好開端。這個協定以發展中國經濟建設為目的,既尊重中國的主權,又保證中蘇兩國在合作中完全處于平等地位。

中蘇合營企業雙方簽署的協議遵循“平權合股”,基于雙方共同的利益需求,體現了平等外交,開創了新中國利用外資辦企業的先河。從筆者掌握的檔案資料來看:合營協議顯示,甲乙雙方實際代表是:中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貿部,蘇方為蘇聯冶金工業部新西伯利亞2號廠。四個中蘇合營企業由此深深烙上“中蘇關系”的命運。

驚天一爆開新天

4

新西伯利亞2號廠,位于蘇聯五個大型工業區之一的新西伯利亞工業區,彼時那里廠房林立,2號廠,實為鋰冶煉廠。1950年前,中國還沒有一家自有開采鋰礦石的礦山,更沒有產業鏈后端的選礦廠、冶煉廠。新中國能夠獨立自主提取出來的有色金屬不足10種,有色金屬年總產量不超過1.5萬噸,國家工業化的物質基礎——有色金屬幾乎成了“卡脖子”的東西。

在新中國第一個五年科技規劃中,制定了攻克六十四種有色金屬的計劃,其中對鈹、鋰、鉭鈮、銣銫提取列入了攻關計劃。周恩來總理向全國科技人員發出“向科學技術進軍”的偉大時代號召。

1957年是中國核工業起步的元年,也是關聯的千廠萬礦大干快上的一年。這一年,重工業部副部長郭超與技術處長陳達,秘密前往新西伯利亞2號廠考察?;貒?,陳達根據筆記,整理出建立我國鋰鹽工業的考察報告,重工業部就建立鋰鹽工業進行布局。

依托可可托海礦和阿勒泰礦的獨特資源優勢,獨立自主經營后的新疆有色金屬公司承擔起了稀有金屬鈹、鋰、鉭、鈮、銣、銫的工業體系化技術的攻關。北京有色金屬研究院、北京礦冶研究院(今礦冶集團)、新疆有色冶金研究所(今新疆有色金屬研究所)“兩院一所”和北京有色冶金設計院成為承擔這幾種稀有金屬提取科研攻關的主力軍。

同年,距北京千里之外的可可托海3號礦脈此時正在醞釀一次大爆破,井下開采的礦石出礦量已不能滿足大規模工業化的需求,由井下開采轉入露天開采,無論是經濟性與遠景需求都需要這樣做。圍繞鋰鹽工業產業鏈建立的一系列規劃進入實施階段。

1957年3月27日,在三號礦脈1262水平西側硐室內裝入大量炸藥后,硐室口封閉,起爆,一爆驚天,阿山在震動、礦區在沸騰,成功爆破標志著礦區大規模建設啟幕。

1958年重工業部組織人員在山東張店501廠(山東鋁廠)進行鋰鹽制取小型試驗,在烏魯木齊選址建設鋰冶煉廠;1959年國家重工業部在可可托海下達320科技項目攻關任務,先行建設8859試驗選廠,目標是攻克機械化選鈹、選鋰、選鉭鈮等工藝技術,為籌建機械化大型選廠8766作準備。

從已查明金屬資源量來看,3號礦脈鈹資源儲量迄今為止仍是世界第一,為超大型偉晶巖型鈹礦床;鋰資源量屬于中型,主要礦物為鋰輝石鋰,品位高,結晶顆粒粗大;至今采出的留存尾礦有待提取的分散元素銣仍為全國大型,但極難提取。

經過半個多世紀的開采,除巖鐘部分已經采完外,尚有深部脈體還沒有開采,這其中除有部分鋰資源量外,大部分為鈹資源量。

3號礦脈“大揭蓋”的驚天第一爆,開創了中國稀有金屬工業的一片新天地。一條從采礦、選礦到冶煉及科研的鋰產業鏈形成,從阿爾泰山腹地到天山腳下,中國鋰鹽工業由此蓬勃興起,中國鈹工業有了堅實的資源保障。

鋰工業艱難起步

5

說到“鋰鹽”或許大家十分陌生,可說起鋰電池大都知道。鋰,是最輕的稀有輕金屬,又稱“白色石油”,它是一種活性很強的元素,純金屬鋰不能暴露在空氣當中,鋰及其合金制品廣泛運用于國防航天及民用醫用領域。鋰鹽就是提取“鋰”金屬的初級原料?!颁圎}”,是由鋰輝石經過冶煉生成的化合物的總稱,如碳酸鋰、氫氧化鋰、氯化鋰、單水氫氧化鋰等。

鋰自發現以后,這種“高能金屬”其應用價值長期被低估,運用于核工業后,它被人們重新認識,毫不過譽稱之為“推進世紀前進的金屬”。在中國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后的兩年零八個月——1967年6月17日,中國西部羅布泊一聲巨響再次震驚世界。氫彈中最為關鍵的爆炸原料是氘化鋰,它就需要從單水氫氧化鋰的鋰鹽中提取并合成,一公斤氘化鋰制取物爆炸產生的威力相當于5萬噸TNT(烈性炸藥)的當量。

據原新疆鋰鹽廠副廠長、已八十三歲的高福山回憶道:“當時生產出了30噸合格的軍工級單水氫氧化鋰,全部被押運到了提取廠,提取完同位素鋰6后,產品又從四川運了回來?!币驗楫敃r嚴格保密的原因,鋰6最終運至青海金銀灘的221廠,裝入氫彈中,這一過程鮮為人知。八十年代,新疆有色公司的王從義、劉灝、石穎、高福山獲得了由國防科工委等四部委聯合頒發的“獻身國防科技事業”勛章。高福山回憶道:是有國防科委發來了一份賀電,也開會秘密傳達過,密電傳達完就銷毀了。

真實的歷史并未湮沒于時間長河中,反而愈加清晰可見,功在不舍,就如紀錄片《國之大器》稱“幾代兩彈一星人奮斗的結果,讓后代子孫們享用不盡”。更有一份奮斗的榮耀,這份無尚榮光不僅屬于他們,也屬于新疆有色的第一代創業者們。

新中國初建,一窮二白,新疆連一顆標準的螺絲釘都造不了,現代工業幾乎為零。要造核武器,鋰在哪里?而廣為人知的上萬人為了“兩彈一星”在四處找“鈾礦”,但鋰卻不用再費這般周折,全國動員轟轟烈烈的四處找鈾煉鈾。

蘇聯人此時透露出一條重要的信息:新疆阿爾泰的3號礦脈富集著大量的鋰。這條訊息令中央決策者欣喜萬分,目光向人煙稀少的大西北聚焦、向阿爾泰山腹地的可可托海聚焦。

1958年,可可托海鋰輝石產品消耗的下游冶煉企業,由北京有色冶金設計院主持設計的中國第一座鋰鹽廠(時稱新疆稀有金屬中間試驗廠)在烏魯木齊開工建設,中國鋰鹽工業邁出了艱難的一步。

鈹工業從此發端

1

直至今天,鈹金屬在所有金屬中仍屬于保密級別最高的一種金屬。作為當時唯一的鈹礦來源,可可托海的重要性無可匹敵?!翱梢哉f,可可托海是中國鈹工業最基本的保證。我認為直到現在仍是如此?!痹挝鞅蹦逞芯吭旱膹埬衬橙缡钦f。

張某某對可可托海和三號礦脈再熟悉不過了,他知道這是國家機密,能公開講的不多,而在2015年可可托海精神北京研討會上,他的簡短發言卻令人震驚。

“在全世界范圍內,從鈹的礦山到鈹的加工,直至最終研制產品,能系統化建制產業鏈的國家,目前只有美國和中國?!痹?05廠負責人認為,鈹有很多優點:輕、彈性容量高、不吸收X射線、比剛度大,等等。鈹在航空、航天、核工業以及光學晶體各方面,有很多不可替代性?!疤貏e是核方面?!?,鈹是制造“原子鍋爐”必不可少的原料。

上世紀五十年代,來自阿爾泰山脈腹地的可可托海成為中國鈹工業的發端。

可可托海三號礦坑就是這條特殊鏈條的起點。富含鈹元素的綠柱石從這里出發,其后歷經湖南水口山、寧夏石嘴山,幾經冶煉變為鈹珠、鈹塊、鈹殼……最終成為羅布泊升騰的蘑菇云,成為從西昌、酒泉騰飛的火箭……這就是被稱為大國重器的“兩彈一星”。

為了打破封鎖,以解決鈹銅為目標,同時為原子能工業作準備,1954年,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北京有色金屬研究院建立了鈹研究室,并在北京西單大木倉胡同設立了工業綜合研究所,中國鈹冶金的全面研究就此展開。

1958年6月,年產20噸的氧化鈹中試線在湖南水口山正式投產,1959年12月,年產2噸的金屬鈹中試線投產,標志著中國鈹冶金工業的開始。作為敏感工業的鈹冶煉基地,未選擇在邊境地區的可可托海,而把以提取鈹鋰為主的8859試驗選廠與8766機械化選廠建在了可可托海。

鈹金屬多以氧化物的形式賦存于綠柱石中,3號礦脈的鈹資源量截至目前為止,氧化鈹約數萬噸,在單體礦床中世界第一。其實,據勘探資料顯示,在中國境內的阿爾泰山長300公里至寬80公里分布著近十萬條偉晶巖脈,這些巖脈是綠柱石賦存的載體,新疆阿爾泰仍有進一步找礦前景。張某某認為,可可托海地區至今仍是國家戰略金屬鈹的重要資源保障地絕非空穴來風。

2006年,新疆有色公司在準噶爾盆地北緣建起了中國第三座鈹冶煉廠,并成功生產出了鈹珠、鈹銅合金和鈹鋁合金。標志著繼鋰金屬后,一條采選冶完整的鈹金屬產業鏈形成,為國家戰略安全標定基樁。

隨著新疆新的稀有金屬礦山的開發,振興稀有,前路可期,只待時日。

國家寶藏的科研價值

2

1990年7月,第15屆國際礦物學會大會考察組和各國專家,20余人來可可托??疾?。當時有位美國專家想用40萬美金買一塊重1.6公斤的鉭鈮鐵錳礦,時任可可托海礦務局局長劉家明說:這是國寶,你給多少錢,我們都不能賣,用美國來交換都不行。

1996年7月,第30屆國際地質大會,將可可托海選定為地質旅行路線,3號脈獨特的環帶狀共生結構帶分布特征等令所有專家嘆為觀止。

迄今為止,全世界各地的地質專家、高等院校和社會人士上萬人次到過3號脈考察,慕名而來一睹3號脈風采的旅游觀光者更不計其數。

這座寶庫究竟有多少種礦物?它是怎樣形成的?它有哪些值得言說的故事?

中蘇合營時期,來中國阿爾泰考察、撰寫過金屬《鈹》一書的蘇聯科學院副院長別烏斯教授,80年代參加了在日本舉辦的一次世界有色金屬博覽會,他在3號脈露天采場的圖片前站立良久,久久不愿離去,感慨中國人在這座世界名礦所創造出的奇跡。1953年-1954年前蘇聯科學院А.А.別烏斯、К.А.弗拉索夫等及我國司幼東、佟城等編著的《新疆阿爾泰稀有金屬偉晶巖礦物學及地球化學1953年中間報告》中,首次查明3號脈礦物40余種,對礦化特征及礦脈成因進行了初步探討,統一了礦帶名稱與圖例。

3號礦脈是花崗偉晶巖偉巖型稀有金屬礦床結晶分異成礦理論的典型范例,在世界范圍內享有盛名的蘇聯地質學家弗拉索夫,其得以成名的研究成果——偉晶巖共生構造分類,就是在可可托海時期研究得到的成績。

此后,部分精通俄文的中國地質學者開始研究蘇聯人留下的可可托海,希望這個礦廠能早日為新中國的建設做出貢獻。到1957年,可可托海礦3號礦脈開始進行露天開采,目標礦石仍然是鋰礦和鈹礦。此段時間,除了露天開采新的礦藏,中蘇合營期間留下的一些尾礦,也被逐漸利用起來。

“當時對鉭鈮沒有重視?!敝袊刭|科學院鄒天人說,直到1965年,郭承基先生帶著考察隊伍去可可托??疾旌?,才提出要重視鉭、鈮礦的問題,并從可可托海取出一些樣品,進行分析和研究。

此后,1966-1975年成立科研協作組,由中國科院地球化學研究所、蘭州地理所、中國科學院新疆地質地理研究所、新疆地勘局701隊、706隊和礦務局地測科地質人員組成,開始分析和研究可可托海3號脈的礦物成分。1967年開始,鄒天人參與其中,進行“可可托海三號偉晶巖脈物質成分、鉭鈮評價、稀有金屬成礦規律”的課題研究。

截止1999年閉坑報告時,3號脈通過歷年科研工作共發現80種礦物,因此,從50年代查明40種礦到20世紀末查明80種礦物,歷經半個多世紀。在一個單體礦床中含有如此之多的礦物,世所罕見的。3號礦脈礦物結晶體粗大也是少見的,在開采中看到鋰輝石晶體竟然可以達到長16-17米,采出一塊鉭鈮錳礦集合體重量竟達到60多公斤。

3號礦脈歷經五十余年的開采,巖鐘部分已經采完,地下緩傾脈體并沒開采。采出的部分鈹礦石分堆存放,便于今后利用,“這仍是一座無價的再生礦山”中國稀有金屬專家李某某至今還這樣評價。

除此,過去開采中脈石部分都單獨存放,其中有數十萬噸石英,已作為銅鎳礦冶煉熔劑全部利用;鉀微斜長石,作為高級陶瓷原料也正被利用,可以說3號礦脈不僅盛產多種稀有金屬,就是它的脈石部分也被充分利用了,可以說3號脈“渾身都是寶”。

1

世界的3號脈,中國的驕傲

2

從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發現起始,3號礦脈至今已斷續開采近百年,經歷了“露天開采——地下開采——露天開采——地下開采”四個階段。2013年7月結束露天開采,轉入緩傾斜部分的地下開采,開采設計年限13年。2017年由于市場因素而暫停地下開采至今。

露天開采最終形成了東西長600米,南北寬450米(平面投影)的橢圓形開口;底部為直徑15—20米不規則圓形,海拔標高1066米。從大巖鐘體最高點海拔標高1270米計算,至閉坑時開采水平1066米,開采垂直深度214米。

若從觀景平臺1204米標高算起,到采場底部,垂直深達138米。佇立在這方平臺,俯瞰一圈圈的車行盤道,似如椽大刀刻出的歲月年輪。百年間,3號脈經歷了什么,令無數人向往與探尋。

去年初春,主持編制并報審國家儲量委員會審核通過的我國第一個大型花崗偉晶巖型稀有金屬礦礦床地質報告、九十余高齡的葛振北先生在上海病故,他是1951年,在中蘇合營之初分配到本企業少有的大學生之一。在四年前和我們談到過他所經歷的那段往事:

我知道分配到了可可托海后很興奮,一路上我就背了一千多個俄語單詞,剛到可可托海就被分到手選室當名選礦工,那時懂俄語的不多,不久我當了值班長。過了一段時間,主任地質工程師H.A.索洛多夫帶我到3號脈現場觀察地質現象。他撿起一塊白色礦物,不屑地問我“你知道這是什么礦物嗎?”,我聽懂了他的問話,并用俄語回答“這是鈉長石”。在中蘇合營期間,我們虛心向蘇聯專家學習。專家撤走后,中國地質人員可以獨立開展工作。1957年,我主持(主要參加寧廣進、馮先澄等)編制了“可可托海礦床3號脈1946-1957年1月1日地質勘探工作及鈹、鋰、鉭、鈮氧化物等綜合儲量計算報告”(簡稱1957年報告), 1958年經全國儲委批準。這個報告,是中國第一個批準的大型稀有金屬礦儲量報告,也成為1965 年3號脈露天開采設計唯一依據。

毋庸置疑,世界級的礦脈成就了世界級的專家。中國著名稀有金屬地質專家、中國地質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鄒天人教授應我之請,開列了一份頗有建樹的蘇聯地質礦物專家名單,其中到過三號礦脈并因此而撰寫專著的就有:K.A.弗拉索夫、A.A.別烏斯、H.A.索洛多夫、M.B.庫茲明科、列昂杰夫。

三號礦脈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幾代中國礦業工作者在這里付出智慧與青春。中國人在中蘇合營結束后,自力更生,依靠自己的力量,擔綱起中國第一個大型稀有金屬礦的開發。在開采中,成功解決了排水疏干、分帶開采、貧化損失、邊坡管理,機選選礦、鈹鋰分離、地下水電站建設等一系列技術難關,證明中國人是有能力的,爭氣礦為國爭了光,礦工彎下腰是為了后人能挺直腰桿。

不激不歷,風規自遠。不炫虛名的3號脈而今名滿天下,向世人訴說著他那英雄傳奇的故事,也是近十年間的事。

被譽為中國“核司令”的“兩彈元勛”程開甲2015年得知“可可托海精神研討會”在北京召開,欣然題詞“賀可可托海精神研討會——弘揚兩彈精神,實現中國夢”。

2015年7月26日,中國航天基金會理事長、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原副總指揮、總裝備部原副部長張建啟中將,特地將“兩彈一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稱號授予可可托海,授稱儀式結束后,張將軍向時任新疆有色公司領導提出,我要向為共和國兩彈一星事業做出貢獻的無名礦工們獻一束花,烈士陵園在哪里?這位領導歉意地說,這里還沒有陵園,但以后會建的,我們不會忘記那些創業者的。

這些英雄他們在哪里?他們在歷史的長天大河里,他們在蒼茫暮色的巍巍山巒間,他們在不舍晝夜奔流的滔滔額河里。

授稱儀式四年后的冬日,漫天飛雪,一座重達五百噸、氣韻生動的花崗巖群雕《礦山魂》在三號礦脈露天采場東北側靜靜安放。這是新疆有色事業后繼者對創業前輩的崇高致敬,這是為共和國英雄礦矗立的不朽歷史豐碑。

遠山青黛,額河無語。歷史終將遠去,唯有在心中豎起的豐碑會一代代流傳下去,于歷史洪流中萬眾托舉、屹立不倒。

1

2

3

4

5

上圖一:三號礦脈電鏟標桿班組合影;上圖二:三號礦脈1號豎井;上圖三:三號礦脈礦石裝運車;上圖四:三號礦脈露天剝離開采;上圖五:三號礦脈平巷開采。

i性交大奶子